战雏第一百五十九章 汁液

一秒记住【 亚博官网地址谁有苍穹小说 ?? http://www.23usw.com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朱啸并未一开始就让火焰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,毕竟这团火焰太过凶猛了,而且也完全超出了朱啸的控制,朱啸先将火焰控制着沿着自己的身体绕动一会儿,随即朱啸用灵魂之力控制着火焰,使得火焰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,待得朱啸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熟练地控制火焰了,这才将火焰分成三股,用元气维持着其中两股,控制着其中一股进入身体之中,

火焰刚一进入朱啸身体之中,朱啸发现火焰竟然变得越发地难以控制起来,朱啸只得用尽灵魂之力压制火焰,使火焰牢牢地被自己控制着,

在朱啸的控制之下,火焰逐步沿着朱啸的经脉移动起来,不过朱啸就此控制着火焰运行了两遍,可以他的实力根本就发现不了毒素的所在,木涵也只是让朱啸一直控制着火焰,却也不帮助朱啸,

待得朱啸一直将火焰运行到十四次的时候,他已经可以熟练地控制火焰了,不过此时他身体之中的元气已经又被他消耗得只剩下区区一半了,控制火焰的时候十分消耗灵魂之力,光是控制着火焰在身体之中流转,朱啸已经变得满头大汗了,

“啸儿,若是为师出手帮助你倒也简单,不过如此一来你就永远都难以成为一个强者,真正的强者,就是能够面对一切的人,真正的强者,跟他的实力其实没有多大的关系,”木涵看了看朱啸,在心底暗暗沉吟,诚如木涵所言,真正的强者并非他有多么强悍的实力,而是他是否能够独自面对一切,眼下朱啸正在一天天变强,在这方面木涵对朱啸甚是满意,眼下木涵正在培养朱啸的是另外一种能力,,逐渐脱离自己帮助的能力,

木涵稍微一发呆,朱啸已然又让火焰在身体之中运行了一次,木涵微微点点头,对于朱啸的表现他是十分满意的,虽说在控制火焰上面朱啸还是有许多地方做的不尽人意,但那毕竟是以木涵的眼光来看的,

“好了,啸儿,认真听清楚我接下来说的话,”木涵集中了精神,他手印一动,原本在朱啸控制之下的火焰瞬间迸发而出,霎那间,朱啸整个身体里面都充满了火焰,

朱啸脸色剧变,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虽说自己的身体里面已经充满了火焰,可是这些火焰并未伤他一分一毫,朱啸顿时明白这是木涵所为,他原本提起来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去,

“接下来我会稳住你身体之中的火焰,不过象牙清除毒素还是得靠你,”朱啸沉稳的声音在朱啸耳畔响起,朱啸接连点点头,木涵这才又说道,“接下来我会用火焰将你体内的毒素全部给逼出来,集中到一起,你需要做的就是用火焰将这些毒素全部带出体内,”

巨大的元气已经灵魂之力消耗让朱啸感觉疲惫不堪,不过这种时候可是半点都松懈不得,朱啸重重地点点头,振奋了一下精神,这才猛地喝道:“来吧师父,我已经做好准备了,”

木涵看了看奋斗着的朱啸,嘴角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微笑,他心念一动,朱啸体内的火焰开始不停地疯狂肆虐起来,要是别人的火焰如此进入朱啸的身体之中,只怕眼下的朱啸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了,可是在木涵灵魂之力的控制之下虽说火焰疯狂的肆虐着,然而却是一点都没有伤到朱啸,

火焰持续在朱啸体内肆虐着,朱啸额头的汗珠一滴滴的滴落而下,“滴答滴答”,汗珠显得极其有规律,不一会儿,在滴落了不知道多少滴汗珠之后,火焰已经持续在朱啸体内肆虐了一刻之久了,

此时的朱啸已经不是那么面对着武师强者也敢傲然而立的朱啸了,只见他脸憋得通红,眼角扭曲着,似乎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一般,他脸上的汗水如同短线的珍珠一般,飞速滴落着,

此时朱啸感觉自己就像是要爆炸了一般,经脉被撑得胀痛无比,剧烈的烘烤像是把朱啸置于火焰的正中一般,虽说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但朱啸还是咬牙坚持着,

很快,朱啸惊奇地发现自己的经脉之中多出了一些小黑点了,这些小黑点极其细小,要不是朱啸一直注视着,他根本就难以发现这些小黑点,

“难道……难道这些就是毒素吗,”

朱啸有点吃惊,就在他吃惊不已的时候,木涵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眼下我正在逐渐将毒素给逼出来,你用火焰将其全部剔除,但是你千万要小心,千万要控制好火焰的温度,一旦火焰的温度太高的话,只怕会将这些毒素给焚化,眼下这些毒素倒是好对付,万一你现在将其焚化的话,只怕为师都要费些手脚才能将其完全从你的体内给清除了,”

朱啸点点头,莫说木涵还这么叮嘱他了,即使朱啸一点都不叮嘱,朱啸也会万倍小心的,毕竟是事关自己的生命,谁又敢有半点马虎呢,

有了朱啸控制火焰的经验,控制起火焰来就简单了不少,朱啸集中灵魂之力,开始一点点地将毒素完全汇聚到一起,待得毒素集中起来之后,他用火焰将毒素给运出去,

将毒素集中起来,再将毒素给送出体内,这样的事情虽说是十分简单的,但是细小的毒素在朱啸体内何止千万,因为庞大的数量原因,虽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但却是无比麻烦,朱啸一直收集着毒素,然后将毒素运出体内,很快朱啸就反复这件事情达到了一个时辰之久了,

连续使用了这么长时间的灵魂之力,虽说他的灵魂之力伴随着实力的突破已经有所提升了,可长时间的使用灵魂之力将他的灵魂之力都快要榨干了,眼下的朱啸昏昏欲睡,就连抬起眼皮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了,

灵魂之力的消耗也只是其中一个方面,控制火焰在身体之中运行,这其中一方面就是要消耗大量的灵魂之力,与此同时,元气也是消耗巨大,原本在之前的修炼之中朱啸就未曾将元气恢复到巅峰,加之长时间的消耗,朱啸身体之中的元气已经是榨干到只剩下最后一滴了,

灵魂之力的耗光跟元气的榨干让朱啸疲惫不堪,眼下他已经不能再控制火焰了,可他还是拼尽了最后一点灵魂之力,将收集起来的毒素运出了体内,

“师……师父……我真是……没……没……”朱啸始终还是没能说出那个“用”字,“哐啷”一下子倒在了地上,

眼睁睁地看着朱啸倒在地上,木涵的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,他手印一动,在朱啸体内的火焰被他一下子全部扯了过来,跟着火焰一同离开朱啸体内的还有盘踞在朱啸体内的毒素,木涵将火焰汇聚到一起,凝成砂锅般大小放在手里,

木涵轻轻站起来,他看看了手中的火焰,木涵的火焰原本是金黄色的,可因为有着毒素参杂其中的缘故,火焰变成了灰黑色的,木涵凝视着手中的火焰看了一会儿,随即他的另外一只手上浮现出了一团火焰,

木涵轻轻地将两只手中的火焰混合在一起,顿时毒素开始发出了“噼噼啪啪”地响声,体积也开始飞快地减小着,最终,那团火焰变得只有大拇指大小,此时的毒素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液体了,木涵从纳戒之中拿出了一个玉瓶,将毒素全部装进了玉瓶之中,随后轻轻一抛,玉瓶进入了朱啸的纳戒之中,

木涵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朱啸,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丝微笑,“之前的小屁孩现在确实长大了不少啊,”

由衷地发出了一声感慨,木涵的眼光汇聚到了朱啸胸前的那条触目惊心的伤口上去了,之前朱啸为了更长时间的战斗,因此用火焰灼烧伤口,使其不至于会流出鲜血来,眼下伤口处显得有些干瘪了,照此下去,倒也要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恢复了,可木涵可不大愿意等太久,

木涵的手指在纳戒上轻轻一滑,顿时他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翠绿色的玉瓶,玉瓶还是洁白色的羊脂玉,可里面装着的液体是翠绿色的,因此整个玉瓶都印成了翠绿色,

木涵轻轻打开玉瓶的盖子,原本闷热的山洞之中竟然立即就变得有些凉爽了,再看向木涵的握着玉瓶的那只手,玉瓶的四周竟然都已经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翠雾了,

木涵心念一动,朱啸胸前伤口上的疤痕顿时就被生生地扯了下来,疤痕一经扯下来,朱啸的胸口顿时就被鲜血染红了,也是眼下朱啸已经昏迷过去了,不然就凭此估计也够他受的了,

木涵待得朱啸胸口鲜血流淌了一会儿,这才手掌轻轻一挥,那些弥漫在他手掌四周的翠雾直接就飞向了朱啸的胸口,均匀地洒在了伤口上,

上一刻朱啸的胸口还在不停地流淌着鲜血,薄雾刚一洒在胸口上,鲜血竟然瞬间就止住了,而且更为奇特的是,那些覆盖在伤口的鲜血竟然在快速消失,而且伴随着鲜血的消失,朱啸的伤口竟然再以一个看得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,此时睡得正惬意的朱啸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微笑,伸出手来就朝着胸口挠了去,木涵微笑着摇摇头,随即心念一动,一股灵魂之力瞬间就把朱啸的那只手扯开了,

凭借着木涵的灵丹妙药,朱啸的伤口恢复确实十分迅速,可待得朱啸伤口的鲜血消失得差不多的时候,朱啸伤口的恢复也变得缓慢了不少,木涵不由得苦笑连连,手掌轻轻一挥,一阵薄雾又飞向了朱啸的胸口,

又有了灵丹妙药,朱啸胸口上的伤再度迅速恢复起来,不过很快伤口恢复的速度却是再度变缓,而朱啸的伤口却是还未恢复,朱啸百无聊赖,手轻轻一挥,一阵薄雾又飞向了朱啸的伤口……如此反复,待得朱啸伤口恢复的时候,木涵已经使用了七次翠绿色的液体了,木涵有些不忍地看了看玉瓶,为了帮助朱啸,翠绿色的液体竟然被用掉了一小半,

要说是其他的药液,木涵根本就不会这么肉痛,此时他给朱啸使用的乃是翠生树的汁液,此翠生树乃是天地之间一种罕见的天材地宝,翠生树三千年发芽一次,每次发芽能够形成三千个枝芽,看上去这些枝芽数量挺多的,但其实每个枝芽只能形成这么一瓶汁液,更主要的是并非三千个枝芽都能用,每次翠生树的三千个枝芽之中,只有区区的三十六个枝芽可以使用,也就是说一棵翠生树在三千年之中只能形成这么三十六瓶汁液,

那三十六瓶数量已经极为不少了,为何木涵还要肉痛到这种地步呢,这大陆上到底有多少棵翠生树木涵是不大知道的,但木涵曾经游历过很多地方,无论是听说的,还是从古籍之中记载的,木涵都只知道这么一棵翠生树,也就是说,三千年的时光之中也只能形成这么三十六瓶汁液,这种东西用掉一点就少一点,帮助朱啸治疗一个伤口就用掉了这么多,怎么能叫木涵不心疼呢,

这翠生树的汁液无论是谁得到都是不会轻易用在自己身上的,他们更愿意将其收藏起来,待得有自己需要的东西的时候再拿去交换,木涵原本也只是听闻过翠生树的汁液而并未亲眼见过,直到有一次他听闻了一个大宗门有着这种好东西,

遇到这种千年难得一见的东西,木涵自然不想失之交臂的,可待得木涵找上门去,无论怎么说那个大宗门都不肯交换……

这东西最后还是落在了木涵的手里,至于那个大宗门则是就此销声匿迹了,据传闻,那个宗门已经被灭了,而在那个宗门,赶过去看热闹的人只见那个宗门已经不复存在了,而已经变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了,